新闻产经轻工日化电器通讯仪器机械冶金矿产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医药电子电工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农业环保图片手机版
当前位置:中国市场调查网>能源>  正文

电煤并轨倒逼煤电联动 重点合同煤或将寿终正寝

中国市场调查网  时间:2012-11-01 14:25:38  来源:证券日报

  围绕重点合同煤和市场煤的争论,自煤价双轨制诞生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专家认为彼时,重点合同煤确实有它存在的必要性,此时,煤炭、电力市场均有大的变化,重点合同煤也走到了该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只是,一直以来的雷声大雨点小,也让业界多了几分疲态。“目前,市场煤和重点合同煤已经很接近了,业界对这个时机已经有共识,只是,电煤并轨提出来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的状况是,该说的话,该有的解决办法已经说清楚了,是否能够真正实施是个问题,还要看能源局和发改委的动作。”能源研究专家林伯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煤并轨可以倒逼煤电联动。

  10月31日,记者致电五大电力集团其中两家,对方均表示,对于电煤并轨并没有收到相关部门下发的通知。

  若取消短期不利电企

  在中电联发布的有关电力供需形势报告中,向来用电量以及增长率都是业界较为关注的话题。然而,最新一期报告中,一句“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却再次调动了业界的神经,电煤并轨、煤电联动再一次成为焦点。

  10月30日,中电联发布《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提出,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要以深化电价改革和保障铁路运力为先导,应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其中包括,把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大部分市场煤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电煤运输全部列入国家重点运输计划且将运力主要配置给发电集团,铁路部门优先调度安排电煤运输。

  “这就是说,以前有重点合同煤和市场煤,重点合同煤要比市场煤低很多,今后就没有这个说法了。改为中长期合同,就会少了很多行政上的干预,企业自己协商,根据够买量的多少、合同期长短来确定价格。”大同证券煤炭行业研究员于宏向记者表示。

  这样一来,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到底谁能从中受益更多?“短期看会对电力企业不利,尽管市场煤和重点合同煤价格已经很接近,但还是有差距的。”林伯强认为,现在煤价已经快跌到重点合同煤价了,合同煤已经没有价格优势了。短期电企虽受损,但不会很大。

  价格的波动肯定会导致一方受损,一方受益,抛开短期影响,长远看,上述两位业内人士均认为长期看,电煤并轨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双赢的。“少了行政干预,没有第三方的干预。” 于宏表示,每年12月份都是重点合同煤谈判的时候,如果能实现,应该在今年12月份。

  虽然中电联报告中已经明确提到,也有媒体报道发改委已经开始酝酿电煤并轨一事,同时指出有望在年内推出,但是,对于这个时间表,林伯强提出了很大的质疑,“这个问题不是中电联第一次提出来的,业界一直在说,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中电联一方能办到的,这得看能源局和发改委价格司的态度了。业界对这个事情以及时机早已有共识,但政府如何做是另一回事,所以能否实施,也是个问题,不好说”。

  可见,对于电煤并轨一直以来的“雷声大雨点小”,业内的疲态显而易见。10月31日,记者就此事致电五大电力集团其中两家企业,对方纷纷表示,“年中就听说了电煤并轨一事,但不知道如何实行,在什么时间实行”。公司也并无受到相关部门下发的文件。

  倒逼煤电联动

  对于电力企业来说,电煤并轨实行的最大利好莫过于倒逼煤电联动。而上述中电联的《报告》也同样指出,要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

  “以往电厂是受合同煤保护的,不涨电价也可以说得过去。重点合同煤兑现率虽然低,可能只有20%左右,但或许发改委认为20%还可以接受。但如果彻底取消重点合同煤,又不实施煤电联动,就说不过去了。”上述一家五大电力集团之一内部人士这样分析道。

  而他的这一观点,能源专家林伯强也同样认可。“电煤并轨不失为煤电联动的倒逼机制,电企的诉求应该是煤电联动,即煤价涨,电价也要涨。那么,要想放开电价,上游煤炭价格也应该少些行政干预。”他认为,电煤并轨后,企业再去和国家讲煤电联动就更有道理了。

  虽然今年煤价出现下跌、电价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但仍难以扭转电企积重难返的亏损问题。中电联指出,受煤电联动政策不到位、历史欠账较大造成企业高负债导致企业财务费用明显上升,加上今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明显下降,前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仍然累计亏损,亏损面接近50%。

  在如此背景下,若在此时实行电煤并轨,对于电力企业来说,短期不利好的同时,可谓是雪上加霜。对此,中电联提出的对电企的财政补偿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在电煤并轨过程中,要妥善解决好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问题,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时,加快推进流通领域体制改革,减少中间环节,取缔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收费,解决好局部地区性问题。

  “可以说,中电联提到的已经非常充分了,通过行政手段提价降价不能解决问题,最终能够解决问题的还是煤电联动。”林伯强如此强调。

  专家称,电企的诉求是煤电联动,要想放开电价,上游煤价也应少些行政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