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产经轻工日化电器通讯仪器机械冶金矿产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医药电子电工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农业环保图片手机版
当前位置:中国市场调查网>人物领袖>  正文

李宇嘉:“双降”调整控风险 政策拐点未现

中国市场调查网  时间:2015-06-29 12:03:1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正当业内普遍认为,去年11月以来一直坚持的“降准降息”式的货币政策调整,或将在短期内微调(即便总基调不会改变),未来将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甚至迎来“由松转紧”的拐点时,央行在6月27日发布货币政策调整超预期的“双降”,宣布自6月28日起,有针对性地对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同时下调金融机构一年期人民币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各0.25个百分点。

  本轮货币政策调整以来,这是第一次“双降”,打破了去年11月份以来的数量型和价格型货币政策调整轮流“登场”的节奏。根据宏观经济金融形势,对货币政策“预调微调”,这是2014年以来不断被央行强调的货币政策调整原则。如此超预期的调整,貌似打破了货币政策力度降低或迎来拐点的判断。那么,是经济依旧疲软的需要,还是初步减缓“稳增长”压力后布局“调结构”的需求?

  对于此次超预期的“双降”,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在第一时间作出了详细的解释。正如他所言,“双降”体现了对宏观经济运行和金融稳定的充分权衡。但笔者认为,首要原因是短期金融风险上升。

  6月份以来,降准降息预期一再落空,市场预期楼市企稳、短期资金充裕、防范流动性“脱实入虚”,加上管理层严查场外配资,降准降息或延后,货币政策甚至开始收紧或转向。同时,季末效应、IPO提速、基建资金配套、MLF到期、“稳增长”积极效应开始显现等,短期内资金利率开始上升,短期金融风险将显现。

  短期金融风险的防范具有紧迫性,因为“稳增长”效果并不稳固,需要货币政策来引导实际利率继续下行。由于房贷利率或见底回升,考虑到在建未售和已批未建等情况,楼盘库存并未减少,房地产三项先行指标仍未探底,楼市难言回暖。尽管短期流动性充裕,但银行“惜贷”加上实体“审贷”,3~4月份的M2增速持续下滑,5月份上升至10.7%,但仍未到12%的目标,贷款和社会融资总额都在低速增长。因此,短期金融风险上升爆发,银行惜贷将恶化为通缩,下半年“稳增长”的压力空前增大。

  在经济不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实体融资成本偏高的情况下,需要适度的资金供给。因此,本轮降准降息叠加,很明显就在向市场传达货币政策不会转向、资金面不会紧张、融资成本仍需降低的信号。

  之所以定向而非全面降准,央行给出的解释是,6月末预计银行体系超额准备金保持在3万亿元左右,货币市场利率保持在历史低位。言下之意,市场资金面很宽裕,不需要全面降准,过往降准未惠及的“三农”、小微企业则需要一定措施来解决。此举也意在传达“稳增长”不是放水,“托而不举”是原则,经济一旦有企稳迹象,调结构的重任就要走向前台。

  很明显,降息意在夯实实体经济企稳的基础。2015年5月,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16%,仅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91个百分点。若考虑到CPI和PPI持续下行,实际利率仍居高不下。目前,重点城市房贷利率有回升迹象,这对于稳定商品房销售增长的局面不利,去库存进而楼市企稳也将会受到影响;第二批1万亿元的地方债务置换刚出炉,下半年纳入置换计划的地方债务达到2.35万亿元,非常需要低利率的投融资环境。另外,地方债务借新还旧、基建投资配套银行贷款等,也需要低利率的环境。

  短期金融风险上升是此次货币政策调整超预期的主要原因,为促进经济转型,直接融资体系仍旧会受到政策照顾。但是,创业创新和实干氛围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形成。因此在下半年,尽管整体宽松局面仍在,货币政策微调是必然的,方向是更加重视向实体经济传导通道的疏通。

  近期,降低中长期利率,资产证券化启航、存贷比75%的刚性规定废除、一年期以上PSL提速、MLF续做结构性变化等相关举措不是昙花一现,本次重拾定向降准就是一个信号。